首页| 新闻| 专题| 时评| 原创| 财经| 法制| 产业| 城市| 团报| 教育| 区县| 青年| 校园| 消费| 人物| 环保|
2016降成本:减税5000亿元,为何企业还觉得负担重?
发稿时间: 2017-01-04 00:20:00 来源: 中国经济周刊
新闻热线:0531-66689911
   

  随着曹德旺对比中美制造业成本,“降成本”在2016年年末引发诸多讨论与争论。除了探讨中国企业的负担究竟有多重外,亦有不少人生出疑问,“降成本”位列2016年五项结构性改革任务之列,这一年来,成效究竟如何?

  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2017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深入推进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降成本仍是五大任务之一。

  其实,企业的成本构成有诸多方面,在降成本过程中,企业税费清理尤其重要。记者采访相关财税人士认为,相比于“税”,各种“费”加大了企业成本支出,国家未来或将进一步出台相关政策,加大降费改革力度。

  降成本效果显现,全年减税或超5000亿

  2016年一年,降成本成效究竟如何?对此,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博士给出了答案,他在解读2016年1—11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时表示,企业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成效继续显现,具体表现便是单位成本有所降低。1—11月份,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.76元,同比下降0.14元。

  降成本跟减税降费紧密相关。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,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,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,2016年将比改革前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5000多亿元。2016年以来,国务院已经就减税降费等降成本举措进行多次部署,各部门也出台多项政策。

  在减税方面,2016年5月1日过后,营改增在全国范围推广,实施半年多来效果如何?2016年12月27日,财政部、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营改增媒体吹风会。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介绍称,2016年1—11月份营改增带来的整体减税已达到4699亿元。此前,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12月2日举行的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运行情况政策吹风会上表示,预计2016年全年减税超过5000亿元。

  具有说服力的不仅是5000亿元这个数字,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我国全面实施营改增以来,减税和持平企业比例高达98.7%,增税企业仅为1.3%。

  此外,还可以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寻求减税成果。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9月单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8243亿元,同比下降0.7%,这是该数据自2015年2月以来的首次下降。

  而在降费方面,继2015年国务院降低社保五险中的三个险种费率后,2016年再次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。初步测算,这些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。

  2016年降税清费的举措还包括:从2月1日起,清理规范了一批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,预计每年可为企业减负约260亿元;从5月1日起,扩大1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免征范围;两次降低电价,合计可减轻工商企业电费支出负担470亿元左右等。

  应该说无论是减税还是降费,一系列措施陆续出台之后,企业的负担应当是减轻了。但是,现实中的企业为何却发出负担高的感慨?

  企业承担了90%以上各种税费

  2016年末,曹德旺抛出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高的观点。曹德旺表示,“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%”,认为这是中国“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”的原因之一。曹德旺的言论再次将中国企业税负问题推向风口浪尖,引发关于30%~40%“死亡税率”的讨论。

  针对“死亡税率”的说法,国家税务总局官网12月21日刊发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李万甫的署名文章。文章称,“死亡税率”之说,严重误导了社会公众,并表示,“事实上,我国宏观税负近些年来一直稳中有降,特别是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的陆续出台,企业的税负大大减轻。”

  一位国税系统人士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企业除了按照税法要求应缴纳的税以外,还要承担一些行政性收费,很多企业把应缴的税和一些其他收费都合并作为企业的“税负”来计算,造成了企业整体负担可能较重。“比如,过去地方上修路、举办一些活动等,都要让企业出一部分赞助费。这些都增加了企业的负担。现在政府强调给企业减负,已经减少了很多行政性收费。对制造业来说,主要就是增值税。”

  据记者了解,目前,中国企业需要缴纳10多种税,其中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是主要构成。李万甫在文中就这两种税的税率进行了分析。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%,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%税率,世界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23.7%;我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7%,还有13%、11%和6%的低档税率,实行增值税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15.7%。

  除了税,费也不少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涉及企业税费的种类超过10种,包括附加税费、维护建设费、教育附加费、保障费、防洪费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等项目。

  李万甫认为,从税负构成及承担者来看,我国企业承担了90%以上的各种税费,个人承担的各类税费占比不足10%。一方面是由目前我国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所决定;另一方面也使企业对税(费)负敏感,尤其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企业盈利能力变弱时,企业自然会感觉税费负担重。

  前述国税系统人士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现在的税法使税收的收缴更加规范,过去可能存在一些偷税、漏税的情况,还有虚开增值税发票、使用假发票等违法和不规范的经营行为,现在依据税法规定,如果不按时缴税,每天需缴纳3‰的滞纳金。这些对企业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。此外,现在还加强了企业缴纳社保统筹基金的管理。严格管理之后,企业想要逃避税费就很难了。

  成本下一步该怎么降?

  我国是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,增值税作为流转税里最主要的税种,也是占税收收入最大的一个税种。

  事实上,对于进一步降税尤其是降低增值税率,企业界的呼声一直很强,甚至有观点认为,“增值税是最大负担,要让社会真正感受到减税,最好的办法是加快增值税改革步伐。”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主任杨志勇在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上撰文称,要让社会真正感受到减税,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增值税改革步伐,简并税率并下调税率。他建议将增值税的两档基本税率17%和11%合并为一档,并确定为11%以下的水平,宜定为10%左右;两档低税率13%和6%合并为一档,并确定为低于6%的水平,宜定为5%左右。税率的大幅下调,可以让减税政策更加明显,让积极财政政策更加有力。

  但也有一位小型制造业企业的负责人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他们企业一直缴纳的增值税确实是企业主要的税种。但是“对我们来说,增值税是价外税,单单一项增值税的调整对我们企业的税负影响不大。应该把不该企业承担的一些成本因素去掉,比如公共设施建设、公共服务等方面的费用应该由政府来承担。另外,应该把土地使用成本、能源成本、环保成本、由企业承担的社保费等降下来”。

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,“当前企业负担重的问题,不仅仅是一个税负的问题,是综合负担的问题。宏观方面,社保体制、金融体制等都需要改革,而企业方面也需要提高附加值,来应对难以避免的成本上升。”

  刘尚希提出的解决方案是:一方面通过改革使企业有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,降低五险的成本、制度性的交易成本。同时通过金融体制改革降低融资成本,通过物流体制改革降低物流成本,通过行政性垄断的改革降低用人成本,通过土地制度的改革来降低土地成本。另一方面通过企业自身不断地创新,提升自身创造附加值的能力,来扩大消化成本的能力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王红茹 | 北京报道 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7年第1期)

原标题:
责任编辑:张亚云
今日关注

300-100.gif
300-100.gif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.cn.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

可信网站
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:中国青年网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|ICP备11020872号-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